维回信息门户网
 首页 >>  健康养生  >> 韦德最新网站|这个给千万人下毒的凶手,还在逍遥法外
韦德最新网站|这个给千万人下毒的凶手,还在逍遥法外
2020-01-11 13:51:02
[摘要] 根据 3m 的机密材料显示,实验小鼠长期暴露在 c8 化学制剂环境中,胚胎会产生异常,主要表现为眼部发育畸形。在供应商 3m 提供给杜邦的数据说明中,明确警告过杜邦,不要使用水来清理 c8。但在利益的驱使下,高额的化学废品处理费用,让杜邦对危险视而不见。而杜邦公司给出的安全红线是,饮用水中的 c8 含量不能超过十亿分之一。当杜邦还在极力否认 c8 与疾病的关联时,抗议杜邦的学者们组织了史无前例的大

韦德最新网站|这个给千万人下毒的凶手,还在逍遥法外

韦德最新网站,去年有一部暖心电影《奇迹男孩》。

聚焦的是一个一出生就「面目全非」的小男孩。

他挺过 27 次面部手术,挺过外貌带来的自卑,挺过校园的摩擦,最终带着爱与坚强成长起来。

感动,是因为它是一个美好的故事,是用一己之力对抗上天不公的励志人生。

但当鱼叔发现,受到这种苦难的孩子,不是电影里的人物,而是真实的存在,着实感到脊背发凉。

因为他遭受的这一切,并不是命中注定的缺陷。

而是人类一手炮制的悲剧。

更何况,凶手还在身边——

《恶魔你知我知》

the devil weknow

这部纪录片揭露了美国持续半个多世纪的骗局。

一播出,就把火从荧幕烧到了现实世界。

年销售额 250 亿美元,位列世界 500 强的杜邦公司,被推上了风口浪尖,各路媒体纷纷跟进报道。

纪录片本身的烂番茄新鲜度,更达到了 100%。

所有的故事,还要从那个真人版的「奇迹男孩」讲起。

生活在美国的小伙 bucky,有着一段不为人知的往事。

当他在医院出生时,妈妈和接生的护士们都吓得不轻。

面部只有一个鼻孔,眼睑不是平滑的弧线而是锯齿状,一只眼睛的虹膜和视网膜还是分离状态。

在当地,还没有人见过这样畸形的新生儿。

先不说心理上无法衡量的伤害。

为了「正常」地活下去,五岁之前,bucky 的小身体就承受了 30 多次手术。

究竟是什么,让他一出生就背负了这么沉重的负担。

答案,就藏在这部纪录片的海报里——

躲藏在人们身边的恶魔,就是不粘锅。

1945 年,美国杜邦公司推出了特氟龙品牌,主打带有特氟龙(聚四氟乙烯)涂层的不粘锅。

这种方便易清洗的平底锅一推出,就立刻在市场中掀起了一阵热潮。

直到今天,我们都还享受着它带来的的便利。

早期的不粘锅广告,充满摩登精致的符号

当然,特氟龙涂层在家庭中,在低于 400 摄氏度的环境下使用,对人体不会产生毒性。

问题,出在生产线上。

生产特氟龙涂层时,需要加入活性剂 pfos 和 pfoa。

其中 pfoa,又被称为 c8,是必不可少的原材料。

当初,3m 公司(没错,就是承包了你们口罩和耳塞的 3m 品牌)发现了c8 的商用价值。

从此,成为了 c8 的主要生产商,负责向杜邦公司供货。

但不为人知的是,3m 公司也同时发现了 c8 的毒性。

根据 3m 的机密材料显示,实验小鼠长期暴露在 c8 化学制剂环境中,胚胎会产生异常,主要表现为眼部发育畸形。

因此,c8 被判定为「高毒性」产品。

可惜,巨大的健康损害风险,没能压制住杜邦公司抢占市场的热情。

杜邦忽视了 3m 的警告,把不粘锅推向了世界。

bucky 的妈妈,和那批生产线上的女工们,长期处于 c8 制剂环境中,成了第一批牺牲品。

bucky 就是这场悲剧的见证者。

但杜邦并没有就此收手,他们认为,c8 只对女性有伤害,而对男性没有影响。

所以他们的处理方式是,遣返所有女工,大规模招聘男性。

这个理想化的草率举动,代价是一大批年轻人的生命:

曾经在杜邦上班的 ken 数着一个个好友的名字,这些一起工作的朋友因为过多接触 c8 撒手人寰,只剩下他一个人,孤零零地承受着癌症的痛苦。

在 20 世纪资源发达的美国,杜邦生产线上的工人,大多没能活过 50 岁。

如果看到这里,你以为受害者只有工人,或者美国人,那你就大错特错了。

杜邦的恶,远不止于此。

曾经,杜邦为了研究 c8 对人体的影响,采集了员工们的血液,准备与正常人的「干净」血液做对比观察。

然而没想到,他们走遍美国,走遍亚洲,走遍世界,都没能找出所谓的「干净」血液。

唯一没有被 c8 污染的血液样本,来自朝鲜战争中士兵的血液存档。

换言之,世界上每一个角落的现代人,都没能逃过 c8 的侵袭。

自特氟龙问世以来,世界上的每一个婴儿,生来就带着 c8 的痕迹。

紫外线无法驱除它,高温无法杀灭它,微生物无法消解它。

这种物质会留存在血液中,伴随人的一生。

事情怎么就发展到了这样一个无人幸免的地步?

在供应商 3m 提供给杜邦的数据说明中,明确警告过杜邦,不要使用水来清理 c8。

但在利益的驱使下,高额的化学废品处理费用,让杜邦对危险视而不见。

生产特氟龙使用的 pfoa 和 pfos,直接用水冲入了河道中,污染了整条俄亥俄河。

而杜邦公司给出的安全红线是,饮用水中的 c8 含量不能超过十亿分之一。

也就是说,一个奥利匹克标准泳池的水量中,不能超过 1 滴 c8。

但事实是,每年有 5 万磅重的 c8 被直接排入河流。

危害可想而知。

在美国之后,欧洲、亚洲也开始生产特氟龙产品,那些污染如何处理,我们不得而知。

而特氟龙的发展,也早已出乎预料地,渗透到生活的方方面面。

从飞机汽车涂层,到家具防水涂层、户外衣物,甚至食品包装袋,都有特氟龙的身影。

在杜邦欢庆胜利的盛会背后,留下的是超出掌控的局面。

当杜邦还在极力否认 c8 与疾病的关联时,抗议杜邦的学者们组织了史无前例的大规模研究。

历时七年多,7 万人参与其中,终于在 2012 年得出结论:

饮用含有 c8 污水的水源,与六种疾病有着相关关系:肾癌、睾丸癌、溃疡性结肠炎、甲状腺疾病、先兆子痫、高胆固醇。

更加黑暗的是,美国环境保护局(epa)也一直按照杜邦的要求,对外宣称特氟龙的产品绝对安全。

揭开这样一个惊天骗局,耗费了 60 年的时间,和两代人的努力。

世界各地兴起了反对使用 pfoa 的浪潮,最终,各国纷纷制定了针对 pfoa 的限制使用令。

但不粘锅、防水涂料并没有失去魅力,替代 pfoa 的新材料 gen-x 投入使用。

而人们对它毒性的了解,就像 50 年前对 pfoa 的了解一样单薄。

但商家依然迫不及待地做了,消费者也依然买单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们在斑斓的物质世界中迷失了方向。

鱼叔无心批判消费主义,也不想否认利益刺激带来的科学进步。

但不应该忘记的是,便捷的功能、光鲜的外表,都是有代价的。

就像《寂静的春天》里,美国前总统戈尔写下的样子:

“现在的体制是浮士德式的交易,以长远悲剧的代价来换取近期利益。”

虽然在这股消费至上的浪潮中,一个人也许无力改变什么。

但至少,麻木不仁充耳不闻,不是正确的选择。

不要轻易,让多年前阿尔伯特·施韦泽下的断言成真:

人类甚至不认识自己创造的恶魔。

想一睹真相的,b站有资源。

大息信息门户网